文化与传媒学院学生陶江峰在安徽省第二届校园读书创作活动中荣获一等奖
发布人:文化与传媒学院  发布时间:2018-11-12   动态浏览次数:47

为了宣扬全民阅读,丰富校园文化生活,提升师生综合素养,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安徽省教育厅2018年年初举办了以“读书引领人生,创作点亮梦想”为主题的安徽省第二届校园读书创作活动。此次征文大赛活动共历时7个月,吸引了全省超过350万人的大中小学师生参加,共收到应征作品12000多篇。经过初审、复审、终审三个环节的层层选拔,来自皖西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1601班的陶江峰同学的作品《春华赋》名列大学生组前十名,入围“读书创作之星(特等奖)”评选活动,最终荣获此次活动大学生组一等奖的好成绩,并受邀参加安徽电视台“读书创作之星”特等奖的评选电视录播。

文传学院积极鼓励师生参加安徽省校园读书创作活动,并且连续两届有多位教师和学生分获一、二、三等奖和优秀指导教师奖。通过教师指导学生参赛,不仅使参与的同学深刻体会到校园文化对大学生成长的重要性,同时也促使他们用自己的文字书写出自己别样的青春,对提升大学生综合素质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文图/陶江锋   审核/马启俊)


附:

《春华赋》

汉语言文学1601  陶江峰 


序曰:峯南来或期年矣。向初春还,即有山水一段情障也,不及起身而罹遭大患。居室之间,闻邻邑有王氏者,家拥梁苑之好,而中以蕊珠为最。少间,遂欲往观之。其人告我,卒为狗所伤。嗟讶之余,乃伤赋之。其辞曰:

时既强圉兮,岁在大梁。于辰作噩兮,仲夏之望。运流递执兮,交袭升降。衡佐而治兮,句芒以何?庶见朱明兮,孛於东井。升陟中庭兮,观乎曜景。意闲孔休兮,都妍体静。旦日惟下兮,暮将是沉。平明作曙兮,长庚抗仍。迹同深辙兮,晦见疴恙。遂逐太皞兮,戴任去桑。徙倚行适兮,病于礼防。劳劳患诸兮,慊慊弥长。幸有一鸟兮,迟日兴商。于将北代兮,遗予木鲂。惟斯灵兮,吾将诹访:“高梧之来,何速其方?日奄孰季,下处于卬?”其竟嘿然,戢翼复翔。三振不起,乃为我言:

“天有九野兮,太昭未形。道极靡常兮,四运相承。变化始生兮,乃妄虚盈。气正偏宜兮,或主幽明。含育风雨兮,激则为霆。穆彼黄道兮,造化可行。驰以修虞兮,莫将时令。物类休吉兮,托凭欨怿。和闿颜怡兮,流徵逮及。孟春于岁兮,许绝幽并。中情有怀兮,徕我逝欤。风波澹荡兮,菁荇离离。泓泽沛越兮,泛尔周观。兹荣郁蘙兮,高阜陵嶷。六翮所恃兮,顾凌崄巇。长扬湍濑兮,下隰界溪。此般游之乐兮,靡不与从嬉。数极而阴覆兮,讵有向初之势体?夫淄水至兮,乃泛东国。棘门误兮,固滋阴谟。天予不取兮,其势必夺。诗岂不明兮,岁聿其莫。日月其除兮,人将未豫。率尔攸畋兮,遂成斯游。日驰婺女兮,何为淹留。旋整严驾兮,尝少远慕。春之去度兮,其翔也速。”

余闻此言,精移舒惨。悲夫顿屦,屯如迫怵。上复兹羽:“日行昏火兮,犹将姑洗。鲜可未践兮,出由我随?延陵既望兮,何罥其柯。既失流杯,请毋复言,多言且伤。”

(无是先生评曰:各看官也是明晓得事理,想那蕊珠仙子端居辰垣,纵不接天上,修凡数尺,抑不合为狗所伤,而竟为之害。主人不知,尚烦青鸟来报。早知今日,何不采撷,至于枉动刀尺,徒费鲛绡!)

  

译文:

序曰:我从南方到这里,大概有一年了。从前春天到来的时候,就想着能出去走走,算是能一览这春光胜景吧。没想到还未来得及动身,就突遭横祸。休养的时日,听说邻县的王家有一座花苑,其中犹以蕊珠花最为好看。不久,伤愈后就打算去看看,却被告知,竟然被狗给啮坏了。惋惜之余,于是写下这篇赋。赋辞是:

维丁酉年,仲夏十五日,岁星在丁,于辰在酉,万物因以含养生机,时阳气上蒸,节序递流,百族总发。春去夏至――四时接替并朝夕的运转,蕴以自然循环不易的兴歇之道。其时惟何,春之去矣,祝融氏的衡规执御着南方的夏天,那浇除着若木扶桑的句芒,又将去哪里营建春的椒房?仲夏五月,客星飞上东井的位置,踯躅徘徊在中庭,看那轮红日一跳一跳地蹒跚下西山。心意闲适,恬阔而淡然,放松形体,期与那自然的静谧完美相契合。白日逐渐阴沉,须臾又将是东方的鱼肚白渐露出平明的曙光,长庚星与残月不屈的撷颃。年与年的重复,羲和的太阳车轧出日月的深辙。年运的乖蹇,不期的毁伤,未能“扶春”,留下的便只是风前的尘土。朱夏的酷溽逐去了东方的太皞,戴任鸟离开桑树,告我立夏的将至。踌躇将欲远行,想去寻春的足迹,拖着病体又担心疏于礼俗的妨碍。忧心多于愁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只能独坐在窗前,光阴的明灭,更是徒添原先就有的烦恼。

幸而这春末的探望,奏响秋来的清商,将以北行至千里的燕代,遗我一只双鱼的木鲂。感遇这夏初的精灵,容稍许的时刻,为我答疑:“远行千里,栖息在高高的梧桐树上,奄忽却为何要别离?太阳落下在哪个时季,我眼下的周遭又是怎样的境际?”秋来的使者默然不语,收敛翅膀又将振翮欲起,三振不起,乃徐徐为我言道:

“广袤的苍天划分为九隅,阴阳的踪迹幻化为无形,大道的无常,承接四时的运转,变化生成万物,充溢八方六合的境域。气象的萌生,调御神炁的幽明,乃生成风雨,烛龙的吐息,激烈则为雷霆。桓桓六辰,顺随自然庶可不失为保身之道。诗云好乐无荒,及时的行乐,亦不必拘礼于自然时节的变化。万物的吉凶,全托凭和畅的顺息来宣泄,风声之鸣,又何尝不是人借助八音的郁怿。

到孟春之来时,我辞绝寒冷的幽并之地来到南方,因为我的内心有所思,温暖的时节,我轻快的振动着劲翮,有如风逝般的在山巅盘旋又倏忽离去。水面的波纹因风而振动,青青的水草,菱角与蓝藻;鱼虾成群,是难得饱尝的佳肴。我飞过山林,度过原野,横涉奔腾澎湃的江川,饱览一尽这南国的风物。繁茂的生机有如芃芃的黍苗,江山相雄欲要刺破天颚。倚靠着强有力的翅膀,越是要往极险的山巅岩涯去追寻云脚,高飞而迅疾,极速的下坠擦试江水的浪花翻飞又回到林杪。这般的娱游在大块之间,没有什么是不能令我极尽欢愉之事的了。

然而数极而化,阴阳翻覆,春去秋来,季节的变化,又怎能回到开始的原点?淄水上涨,韩赵的土偶又将漂泛至何方;荆门的变故,才知道阴谋的滋长。上天给予你的,却不知道索取,招致祸患是必然的结果,诗经难道没有说过吗,“一年将至尽头。”日月的移易,年岁的消长,人们还未有消受完足够的欢愉,却不得不依照造化的安排,续写之后的轨迹。太阳飞升到婺女星的位置,我又何必在此淹留,徘徊不愿离去。还是整理好行装,踏上旧日的征程。春天啊早已过去,去的是那样的迅速,以至于……我竟赶不上这般的脚步。”

我听到了这些话后,精神萎顿,目乱神迷,悲哀而无可奈何,不住地顿脚又像似如坐针毡,回答它说:“太阳行至长蛇之末,心宿出现在南方中天,听到姑洗的乐吕,犹以为还是阳春的三月。从不曾践足于户外,今日我一访这自然,又有谁还能同我相随?延陵子回望君的高茔,又何必挂剑在这涧底的高树;兰亭的盛会,曲水上的流觞已经漂往何处……还是请您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多说,不过是徒添,我的哀愁罢了。”

(无是先生评价说:各位也是都知道事理的人,人间有蕊珠花,天上有蕊珠仙子,蕊珠仙子端坐在凌霄辰垣,蕊珠花纵是再不济,也应是高挂在枝头,离地数尺,也不应该被狗给坏了去,但最终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主人还不知道,等到事情发生了,才悔悟不及。早知道是这种情况,还不如早点采摘下来,以至于枉费了刀尺来裁剪鲛绡,徒拭泪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