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the 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春申君黄歇

浏览: 508 次 | 发布时间: 2014-06-18

黄歇(前314-前238年),楚国江夏人,原籍楚国属国黄国(今河南省潢川县)。战国时期楚国公室大臣,是著名的政治家。与魏国信陵君魏无忌、赵国平原君赵胜、齐国孟尝君田文并称为“战国四公子”,曾任楚相。黄歇游学博闻,善辩。楚考烈王元年(前262),以黄歇为相,封为春申君。赐淮北地12县。

公元前238年,楚考烈王病逝,春申君前去奔丧,李园令人埋伏于棘门之内,杀死春申君及其全家。

春申君黄歇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战国名相、晚楚功臣。在安徽寿县,随处可见与春申君相关的景点、建筑——门里人、黄公乡、春申里、春申酒家、春申茶楼、春申公园等。寿县人热爱家乡寿春,也热爱春申君,因为寿春是与春申君的名字紧密相连的。

历史上任何一个王国,定都迁都,都牵涉到国家的安危成败。楚国从楚怀王被扣身死以后,国力开始衰败。从公元前278年开始, 30多年一直在陈、淮一带徘徊,直到公元前241年才迁都寿春,“命曰郢”,正式确立了国都的地位。

    著名的历史学家刘和惠先生说:“楚定都寿春,表明楚人已从败离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人心逐渐稳定。”而选都寿春,造成晚楚相对稳定和繁荣的最大功臣,就是春申君,连寿春的名字都因他而命名。

寿春的前身是下蔡,此地得水陆舟车之利,是楚国的一个重要都邑。而春申君改下蔡为寿春,承袭纪郢旧制,结合寿春的地理环境,进行设计、改造、扩建,苦心经营十几年,更使寿春成为当时仅次于燕下都的全国第二大都市,成为晚楚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春申君选都寿春,从根本上说是出于对寿春山川形制和战略地位的考量。

    寿春,“当长淮之要冲,东据淮河,西扼淠颖,襟江而带河……南人得之,则中原失其屏障;北人得之,则江南失其咽喉。”所以古人向有“守江必守淮”之说。寿春,为兵家必争之地,更是中原通向江南西路水道之要冲,南北货物集散之地,粮草丰盈的鱼米之乡。选都寿春,直到今天,我们也不能不敬佩春申君的战略眼光!

战国时代的寿春城,在今天寿春镇的东南。今天的寿春镇为宋城,位于古寿春的西北一角,不到当年的六分之一。古寿春选址科学、重视水利、讲求实利。春申君,沟通颖淠和淝河,引水入城,河道纵横,舟楫如梭,商贾云集。家家流水、户户垂杨,一派淮上江南风光。州人苏希圣先生研究寿春水文化时,赞之为古代“东方威尼斯”。寿春,这个地处南北粮区过渡地带的鱼米之乡,吴、楚、中原文化和淮夷文化的交汇之地,无论从山川形制和传统的风水学看,其背靠青山,二水分流的格局,都是全国罕见风水宝地。寿春城遗址的宏阔、雄奇、唯美,以及它堪称“世界之最”的楚青铜器、鄂君启节的发现,楚郢爰、卢金的出土等等,无不说明其金融中心、商贸中心的地位。

    资料显示,全国发现楚金币数量最多的当数楚东境,而楚东境出土次数最多数量最大的,又集中在楚都寿春城遗址一带。出土如此大量的楚金币,说明寿春当时的商业发达和都市的繁荣。桓谭《新论》说:“楚之都郢,车毂击,民肩摩,市路相排突,号为朝衣鲜而暮衣敝。”清代州人张树侯对《唐故乡贡士达奚公墓志铭》有一则《题记》云:瓦埠“当东淝之滨,大水冲决,印、币、钱、剑、尊、彝之属,不时发现。”上世纪五十年代,大水退后,群众在湖岸水边,拾取楚国铜币,可装满几个麻袋,足见寿春城的经济辐射也为瓦埠等周边城镇带来了商贸的繁荣。

    据考古学家曲英杰先生在《楚都寿春城郢复原研究》中推算,当时寿春城人口多达20万众。这在古代是个了不起的数字。因此,司马迁和班固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叹:“亦一都会也。”这种大都市的地位,直到京杭大运河开通,历经宋元,才有所减弱。

    春申君苦心选都寿春,经营寿春,使晚楚有了休养生息,得以发展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他主持国政而就封于吴,强兵革,重农商,兴教化,综合国力大大增强,楚都寿春也获得了空前的繁荣,这就为江东的开发赢得了时间,积聚了厚实的物质基础,使江东大片蛮荒之地逐渐成为楚国的大粮仓和战略后方,于是才推动了后来的上海、苏州、无锡、湖州等江东之地的兴起与发展,春申君这种巨大的历史贡献和深远影响是不可低估的。时间跨过两千多个春秋,如今以上海为中心高度发达的长三角正在为推动皖江等中西部地区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发挥着越来越强劲的辐射作用。这种时代的轮转和反哺,或许就是一种历史的回响。

春申君是寿县人民心中的功臣。他说秦善楚,阻止了一场即将爆发的灭楚战争;他以身殉君,成就了楚考烈王的登基大业;他经营寿春,为晚楚打造了最后的国都;他开发江东,为长三角最初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他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招贤纳士,开拓了人才竞争门客智库模式。春申君这位辅国持权、一身而二任“实楚王也”的大封君,对晚楚复兴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开创性的,功业卓著,他的影响惠及豫皖、江浙、上海,直至今天,当上海申博成功,黄浦江边,人们唱响的第一首歌就是《告慰春申君》。今天,在春申君政治生活的主要舞台——楚故都寿春城,寿县人民辟建了雄阔的春申广场,春申君高高站立在铜铸驷驾之上,再现当年贤相威仪,接受人们的瞻仰。

寿县古城春申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