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诗人吕本中
发布人:文化与传媒学院  发布时间:2014-06-18   动态浏览次数:148

 吕本中(10841145),字居仁,号紫薇,为南宋初道学家,世称东莱先生,寿州(今安徽寿县)人。绍兴六年(1136)赐进士出身。历官中书舍人、权直学士元,以忤秦桧罢职,晚年深居讲学。诗属江西诗派,作有《江西诗社宗派图》、《东莱集》、《紫薇诗话》,词集《紫薇词》。 

【采桑子】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

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

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吕本中既是诗人又是词人,在两宋之间却均数不上第一流,他平生对文坛影响最大的事,倒是少年时的一次戏作《江西诗社宗派图》,尊黄庭坚为主,下列陈师道等 25人,称之为“江西宗派”,从而给宋代诗坛上最重要的一个诗派确定了名称,在诗史上足以大书特书。因为这“定鼎之功”,吕本中自己身后也被补入了江西诗派之中,成为其重要成员之一。以黄、陈为首的江西诗派,风格瘦硬奇拗,法度森严,吕本中学诗却不是亦步亦趋,他曾引前人论诗的话:“好诗流美圆转如弹丸。”提出自己的“活法”说,也即是一种自然流畅之美。这种特色,在他的小词中要比诗中体现得更为鲜明,这一首带着民歌风韵的《采桑子》,就完全当得起“流美圆转如弹丸”的赞誉。

钱钟书论诗歌修辞,有“喻之二柄”、“喻之多边”的分类,同样的事物,可以作为褒贬、喜恶之情迥然不同的比喻。周振甫举这首《采桑子》为例,正是比喻既具二柄,又具多边的典型显例:“这首词用‘江楼月’作比,在上片赞美‘江楼月’,‘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人虽到处漂泊,而明月随人,永不分离,是赞词。下片写‘江楼月’,‘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月圆时少,缺时多,难得团圆,是恨词。同样用‘江楼月’作比,一赞一恨,是在一篇中用同一个比喻而具有二柄。还有,上片的‘江楼月’,比‘只有相随无别离。’;下片的‘江楼月’,比‘待得团圆是几时’,所比不同。同用一个比喻,在一首词里,所比不同,构成多边。象这样,同一个比喻,在一首词里,既有二柄,复具多边,这是很难找的。”因此吕本中这首词,不但在词坛上有“浑然天成,不减唐花间之作”(曾季狸《艇斋诗话》)之誉,在修辞学上,也有其特殊的地位。  

吕本中虽生当南北宋之交,词风却仍继承晚唐五代以来的风格,以流动明畅、清丽自然见长,其词集《紫微词》一共存词二十七首,只有一首长调,其余都是小令,似乎有点跟不上长调盛行的时代潮流。这与他一生致力于诗、填词不甚用心有关,但到了身后,却似乎词作比他的诗作更为脍炙人口,也许正是因为不甚用心去经营,反而别有风味吧。他是程氏理学的传人,学者称之“东莱先生”,性格坚毅,气节刚直,在南宋居朝时敢于触犯权臣,词中却没有那股严肃的劲儿,后人评他:“直忤权臣,深居讲道,而小词乃工稳清润至此。”评论者常常讶于文品与人格的相异之处,其实这种不同,只是作者无意识流露出的心灵另一侧面。

就象他所宗的道学先师程颐曾经赞赏晏几道“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这样深挚幽微的句子一样,吕本中本人也是小山词的爱好者,他最爱诵读小山词,“以为有思致”。其词作也有近似小晏的一面,总是追忆昔日的一段情事,不胜怅恨惘然,如这首《踏莎行》:  

                                        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

                                        恼人风味阿谁知?请君问取南楼月。

                                        记得去年,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

                                        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在另一首《浪淘沙》词里,他也说:“旧时心绪没人知。记得一年寒食下,独自归时。……将为老来浑忘却,因甚沾衣?”这段情事显然已无可考,他总是以梅花或者牡丹来比喻那个“伊人”,又总是叹息“百年心事老相催”、“平生相与意,老病犹堪记”,少年时的旧欢如梦,已是前尘往事,隔着南北宋的时代划分,隔着江淮天堑阻断,再也追不回来。他自己也明白:“对人不是忆姚黄。实是旧时风味、老难忘。”(《虞美人》)和小山一样,他怀念的不仅仅是那一段旧情,而是包含着昔年所有的温馨幸福,小山是“华屋山邱”,由富贵至落魄,他却是更深切的经历过人间沧桑、天翻地覆之痛。他的词作追思多而写实少,但南渡凄怆之怀,在他词中也有直接的流露,如这首《南歌子》:

                                        路侵斜月,溪桥度晓霜。

                                          短篱残菊一枝黄,正是乱山深处过重阳。

                                          旅枕原无梦,寒更每自长。

                                          只言江左好风光,不道中原归思转凄凉。

这是他南下逃难,流落在江南旅途之中所作,和他同时期诗作之中的慷慨悲壮之音不同,这首小词却是凄婉哀伤的,怀念业已失去的安裕的家园,纵使到了“人人尽说江南好”的地方,也永远觉得自己是一个凄凉的旅客。吕本中的祖籍本是寿州(今安徽寿县),原本也算得上是南方人士,但自祖辈起就居住在京城开封,已成为帝辇下的百姓,自然将“中原”当作了自己的故乡。

当金兵南下攻宋围城的时候,四十四岁的吕本中正在汴京城中,和千万京师子民一起亲身遭受了兵火的洗礼,看着这一座繁华名城变成人间地狱。李心传《系年要录》中如此记载当时围城的惨状:京城外坟墓尽被发掘,棺材被取出来当作马槽,尸骨抛弃遍野。城内瘟疫流行,死者近半。物价踊贵,百姓饥饿难耐,已到人吃人的地步,横死道路的尸体都被取作食物,甚至连还没有气绝的人,也已被剜肉剔骨,杂在猪、马肉中出卖给饥民。城中猫狗都被吃光,无业游民冻饿而死十之五六,遗骸枕藉——“晚逢戎马际,处处聚兵时。后死翻为累,偷生未有期。积忧全少睡,经劫抱长饥。欲逐范仔辈,同盟起义师。”(《兵乱后自嬉杂诗》,范仔是当时民间起兵抗金的领袖),拿这首诗和《南歌子》词相比,情调是那么不一样,词是心灵创伤的悲吟,诗却是面对劫难的实录,在悲愤之中,发出了报国的誓言。

吕本中的五世伯祖吕蒙正原本出身寒微,后来成为宋太宗朝的宰相,这样发迹变泰的经历很受民间俗文学的青睐,从元杂剧开始,舞台上就一直扮演着“吕蒙正风雪破窑记”的故事,是穷书生和富小姐之间爱情婚姻的经典情节。从这位五世伯祖开始,吕家世代显赫,高祖吕夷简仁宗朝为相、曾祖吕公著哲宗朝为相,一个家族先后出了三名宰相,遂成当世名门望族。吕本中有这样的出身,自幼就聪敏颖悟,又受到良好的教育。但因为吕公著属于旧党,吕本中在北宋的官运却不甚亨通,一度坐党锢废黜,后来又召起用。到了南宋绍兴六年,他才被特赐为同进士出身,做官一直到中书舍人兼权直学士院,却因为立场主战,到底不为所容,被排挤出朝,担任提举宫观的闲职。他晚年以深居讲学为事,也带有隐逸的志向,《紫微词》集中唯一的长调《满江红》,便是描写隐居之乐的:  

                                       东里先生,家何在、山阴溪曲。

                                       对一川平野,数间茅屋。

                                       昨夜冈头新雨过,门前流水清如玉。

                                       抱小桥、回合柳参天,摇新绿。

                                       疏篱下,丛丛菊。虚檐外,萧萧竹。

                                       叹古今得失,是非荣辱。

                                       须信人生归去好,世间万事何时足。

                                       问此春、春酝酒何如?今朝熟。

词作带着古代仕途失意文人通常的知足求归之感,套话里透露出无奈。吕本中在南宋朝中为官时,屡次向宋高宗进陈恢复大计,分析形势,劝朝廷“求人才,恤民隐,讲明法度,详审刑政,开直言之路”,先稳定江南局势,固本图强,伺机克敌,“若徒有恢复之志,而无其策,邦本未强,恐生他患。”见解极为精到,由此遭到朝中主和派的忌惮。他反对奴颜婢膝的献媚金人以求和,当有司商量怎么丰厚供奉前来“通和”的金使时,他说:“金国的使者前来,我方正应该示以俭约,客馆的供给如果过于丰厚,一心讨好,只是适以让他们更觉得我方可欺,坚定了侵略的意思而已。何况外交的成败大计,并不在于我们能不能讨得对方的欢心,重要的是我方的治政得失,兵财强弱。希望下诏命令招待只要不缺了礼数就行!”初建立就患有软骨病的小朝廷当然不会采纳他的建议,但事实证明,正是南宋一方的百般讨好,使金国来使摸清了南宋的实力,加紧了勒索和侵略。

吕本中与秦桧在北宋时曾为同僚,关系很好,但到了南宋,政见的分歧、他本人的刚正不阿,都使秦桧产生嫌恶不满。秦桧做宰相时,想要引用自己的私人,吕本中直接封还名册不许,哪怕秦桧半强迫半劝诱的要他听命,他也决不肯卖这个面子,使秦桧恨得牙齿痒痒地。主战派的赵鼎与吕本中交好,赵鼎升为仆射之职,吕本中替朝廷起草任命的制令,里面有讽刺和议与权臣的话,秦桧见之大怒,向宋高宗说:“吕本中是受赵鼎指使这样说,他们巴望着和议不成,打下伏笔,将来好借此脱身。”高宗正一意求和,不消说自然触忌,于是在御史的弹劾下,到底把他罢官归里。  

吕本中幼年的时候,因曾祖父吕公著去世,宣仁高太后与宋哲宗亲临祭奠,吕家未成年的童稚孙辈都立在庭下,高太后独独召见吕公著生前最宠爱的曾孙本中,抚摩着他的头说道:“孝于亲,忠于君——孩子,将来以此自勉吧!”此后的生涯里,吕本中一直以这六个字来要求自己,立朝忠直清正,尽心竭力,却得不到进用。《宋史》本传中叹息他们这样的一干人等:“其才猷皆可以经邦,其风节皆可以厉世,然皆论议不合,奉祠去国,可为永慨矣。” 南宋小朝廷,从立国之初就奠定了悲剧的基础,“虽有君子,岂得尽其忠,宋之不能图复中原,虽曰天命,岂非人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