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盛彬教授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2-11-28   动态浏览次数:2011

认识逻辑学的开创者——张盛彬教授

马启俊     

张盛彬教授是皖西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退休教授,已经八十高龄,依然精神矍铄。教授一生在科研的道路上奋力跋涉,在逻辑学的王国里勤奋耕耘,收获了一个又一个智慧的硕果,是皖西学院教学科研领域里首屈一指的好老师。20089月,凝聚他一生心血的《认识逻辑学——关于“转识成智”的逻辑研究》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也因此而成为逻辑学领域里一门新的学科的开创者。回顾张教授的治学道路,可以用坚毅执着、不断思索、勇于创新、收获丰硕来概括。

教授是金寨县白塔畈人,生于1932年。1950年春,年仅18岁,只读了一学期高中的他,来到邻乡小学报到,开始了他近50年的教学生涯,并一路从小学、中学教到大学,从普通教师成为知名学者,60年来走过了一条不同寻常的教学和治学之路。

1951年秋,他当上了小学校长。1956年,在六安县总工会工人夜校教书的他考入了合肥师范学院(今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接受高等教育。1960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当时的淮南师范专科学校(现为淮南师范学院)教文学概论课,他也由一位小学教师变成了大学教师。1960年,淮南师专下马,他改教中师语文,期间遇到了论说文的难题,促使他自学逻辑学,开始了一生对逻辑学的挚爱、探索和创新,并最终成为逻辑学领域的拓荒者和领先者。

1970年,淮南师专下迁到六安的舒城县,他被分配到五显中学,教了9年语文。他又由一位大学教师变成了中学教师。1973年,他接受任务,在舒城县教师集体备课会上讲“政论文教学”。他用一个暑期的时间写成了3万字的讲稿,获得了好评。最后在舒城县教育局的支持下,讲稿先是油印成一本小册子,后以《论说文的阅读与写作》为名于1978年由安徽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张教授的第一本学术著作。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1978年,张教授带着这本书调到了原六安师范专科学校(现为皖西学院)任教。

在原来的六安师专和现在的皖西学院,张盛彬教授担任过中文系副主任和学报主编等职务,但是直到1994年退休,始终没有离开过教学第一线。在教学、科研工作中,教授坚守三尺讲台,默默耕耘,谆谆教诲,在论说文、写作学、文章学、思维学、逻辑学、哲学等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中都取得了突出的成绩,特别是在逻辑学领域,他不墨守成规,人云亦云,而是勤于思考,勇于开拓,不断提出新见解,最终建立了认识逻辑学的新学科,引起国内学术界的关注。

20世纪80年代,张教授开始了认识逻辑学的研究。他是在1996年大肠癌手术后,学习使用电脑的。凭着为学术献身的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历时20多年,三易其稿,逐字逐句敲击键盘,修改增删,最终完成了44万字的学术专著《认识逻辑学——关于“转识成智”的逻辑研究》,该书2008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这是一部有很高的学术水平、多方面学术价值的原创性著作,标志一个新的学科的诞生,国内多位知名学者给予了高度评价。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孙中原教授认为,该书“是一部原创性的逻辑专著,开辟了逻辑研究的新方向”。《中国社会科学》原哲学编辑部主任何祚榕先生在该书“序一”中称该书“是逻辑学研究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逻辑学会学术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彭漪涟教授在该书“序二”中则认为该书的出版标志着逻辑学“无真正统一的系统著述”这一现象的结束,“作为一部开创之作……其筚路蓝缕之功,其学术引领价值和理论上、实践上的启发、激励和推动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不仅是一部有较高学术价值和学术水准的著作,而且是一部有鲜明特色的、充分体现作者独立学术见解的学术著作。”原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中科院哲学研究员刘培育则认为该书“最大的贡献是,多门学科在逻辑大旗下‘沟通、贯通、统一’了。”在望八之年,张教授以患癌之身,竟然攻克了逻辑学的“哥德巴赫猜想”, 建立起认识逻辑学体系大厦,李达、艾思奇、金岳霖等三代哲学家、逻辑学家的理想,终于有了一个文本。这就是学术界“愚公”精神的新体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刘培育研究员曾在《20世纪名辩与逻辑、因明的比较研究》中说道:“20世纪将名辩与逻辑、因明作比较研究且贡献较大的学者,有孙诒让、梁启超、章太炎、谭戒甫、虞愚、章士钊、沈有鼎、张盛彬八位学者。”(《社会科学辑刊》2001年第3期)将教授与梁启超、章太炎等大师并列,真可谓盛誉和殊荣。

教授还出版了《文科论文写作》(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版)、《一分钟思维智慧小品》(安徽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等书籍,发表逻辑学学术论文50多篇,有9篇论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转载。在皖西学院,教授因为突出的教学和科研成绩而创下了多个校内第一:第一个在国内社会科学界顶级刊物《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论文的老师(至今校内无人成为第二个);第一个正教授;第一个省劳动模范和省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第一个中共中央组织部授予的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他也成了大家公认的身边的好老师,值得学习的好榜样。为此,20094月,皖西学院党委下发了《关于在全校教职工中开展向张盛彬同志学习的通知》(院党〔200923号文件),皖西学院离退休党总支也发布了《关于开展向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张盛彬同志学习活动工作方案》皖西学院深入开展创先争优活动专题网站、《皖西学院报》、安徽教育网都以《张盛彬:迎着夕阳写辉煌》为题进行了基层“优秀共产党员”事迹报道。该报道中说道:“张盛彬教授是方永刚、孟二冬精神的又一个体现者,是皖西学院‘志存高远、脚踏实地、众志成城、自强不息’校园‘映山红’精神的实践者,是我们身边生动的学习楷模和事业的丰碑。”

教授爱读书、爱写作;爱思考、爱质疑;爱追求、爱创新,是一位思想开放、思维活跃、精力旺盛、意志坚强的学者。他曾两次罹患癌症,四次动手术,六次化疗,仍坚守理想,坚持写作,忍受病痛折磨,完成并出版了《认识逻辑学——关于“转识成智”的逻辑研究》这部皇皇巨著。退休以后,依然笔耕不辍,经常有学术论文公开发表。2009年,他还开通了新浪博客,经常在博客上公开自己哲学、思维学、逻辑学等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

年届八十的张盛彬教授,一生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钻研学术,创建新学科;孜孜不倦、执著于理想,收获了多个“第一”的声誉。他的人生是逻辑人生、智慧人生、真情人生和拼搏人生。如今的教授满头鹤发,眉目慈祥,依然神采奕奕,思维清晰。“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祝愿我们身边的好师张盛彬教授老骥伏枥,老当益壮,再出科研新成果,再创人生新辉煌。

 

《教育文汇》2012年第10期“我身边的好老师”征文选登

 

学界“愚公”张盛彬

安徽六安  马启俊     

今年教师节期间,我们又一次拜见了被誉为“学界愚公”的皖西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退休教授张盛彬先生。

张老满头鹤发,眉目慈祥,看不出是曾两次罹患重症,动过四次大手术,并接受过多次特殊治疗的八秩老人。1994年退休之后,除了生病住院,他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点火做饭后便打开电脑看邮件,吃完早饭就敲键盘、写文章。张老说他正在看来自广西桂林的谭生树先生邮件。他的《认识逻辑学》出版后,与这位老学者“网聊”邮件已逾百封。2009年,他开通了新浪博客,及时发布自己在哲学、思维学、逻辑学等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张老介绍说,他每天在线比和老伴谈心的时间还多。他说退休18年来,已换了三部台式电脑、两个笔记本电脑。

我们的话题转向张老的认识逻辑学研究上。张老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了这项研究。退休第二年,他就买来386兼容机,一边学习汉字输入,一边敲打《认识逻辑学》文稿。未料1996年,他被查出重症,作了两次大手术。在作后续治疗时,他仍不辍写作,一直磨到2007年底,终于完成了44万字的《认识逻辑学——关于“转识成智”的逻辑研究》一书。正当他集近30年心血、三易其稿的专著付梓之时,他又被查出一种重症,并先后两次作手术。其后,他一边疗养,一边逐字逐句地校对样稿。

2008年,这本被学界称为“标志了一个新的学科的诞生”的专著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孙中原教授称该书“是一部原创性的逻辑专著,开辟了逻辑研究的新方向”。华东师范大学彭漪涟教授认为该书的出版,标志着逻辑学“无真正统一的系统著述”这一现象的结束,是“一部开创之作”,有“筚路蓝缕之功”和“学术引领价值和理论上、实践上的启发、激励和推动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刘培育研究员在《20世纪名辩与逻辑、因明的比较研究》中称“20世纪将名辩与逻辑、因明作比较研究且贡献较大的学者,有孙诒让、梁启超、章太炎、谭戒甫、虞愚、章士钊、沈有鼎、张盛彬八位学者”。更有学者认为,这本专著终于让李达、艾思奇、金岳霖等三代哲学家、逻辑学家的理想有了一个文本,并评价张老无愧为教坛、学界的“愚公”。

张老和我们谈到了他的教坛生涯。从18岁刚读一学期高中就被选做小学教师开始,他担任过小学校长、夜校教师,读大学后接过师专文学概论课,还当过十几年中学老师;1978年调入原六安师范专科学校(现为皖西学院)任教后,曾担任过中文系副主任和学报主编等,先后出版了《论说文的阅读与写作》《文科论文写作》《一分钟思维智慧小品》等书,发表了50多篇逻辑学学术论文,其中一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9篇被《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转载。

 

 

 

 

 

 

 

《六安新周报》2011930日发表的我院校友、记者兰天的报道

 

爱读书、爱写作、也爱打麻将;喜欢呆在书房查阅资料、也喜欢抱着笔记本电脑打打智力游戏;他曾两次罹患癌症,四次手术,六次化疗,仍坚持写作;他殚精竭虑30年,三易其稿,完成44万字的学术专著《认识逻辑学》;他是六安地区的第一位教授,如今年近八旬却精神矍铄;他是张盛彬,一位思想开放、思维活跃的老先生,一门新的学科的开创人——

 

逻辑人生 品位智慧

 

927晚上,记者如约来到皖西学院张教授的住所。打开大门,张老热情相迎,一阵淡淡的书香、一股浓浓的温馨,让记者稍有激动的心淡定了下来。

来到书房,整面墙的书柜塞得满满当当。一张书桌、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堆着一大摞工具书、参考书。另一面墙上挂着他们夫妻结婚60周年的婚纱照,让人眼前一亮。这就是教授每天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无论是关乎工作、关乎学术、关乎生活、关乎爱情,都能在这里找到回忆。

早上6点起床,先去厨房生火煮稀饭,然后到书房打开电脑看邮件,吃完早饭接着敲键盘,写文章。下午是他的“麻将时间”,到麻将室去“胡几把”;晚上回到家里,除了和老伴共享二人世界,他还不忘通过电邮与新老朋友们交流谈心。

这是教授现在的生活,简单、安逸,而他一生走来的路途,却一点都不简单。

 

50年的三尺讲台 从小学教到大学

 

教授老家在金寨县白塔畈。1950年春节后,只读了一学期高中的他满怀理想,拿着区文化教员用二指宽的介绍信,来到邻乡小学报到,开始了他一生无怨无悔的教师生涯。

1956年,他从六安县总工会工人夜校,考入安徽师范学院(今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淮南师专教文学概论。60年师专下马,教中师语文,遇到论说文难题。他开始自学逻辑学。

1970年,淮南师专下迁到舒城,他分配到五显中学。他在那里教了9年语文。1973年,他受命在全县教师集体备课会上的讲“政论文教学”。时值暑假,他在矮小闷热、挥汗如雨的平房里,辛苦一个暑期,写成了3万字的讲稿。讲后,获得好评。在县教育局的支持下,讲稿印成了一本小册子,1978年在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论说文的阅读与写作》。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文革结束后,我就是带着这本书调到六安师专。”他毛遂自荐要教写作,因为他想继续研究论说文。此后,他由论说文、写作学、文章学、思维学,进入认识逻辑学的思考、写作。

从此,张盛彬就一直在这里完成着他的梦想,于是他成了皖西学院第一个教授;第一个在国家级重点刊物《中国社会科学》发表文章的老师;第一个省劳动模范和省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第一个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

 

两次癌症四次手术 忘记病痛完成巨著

 

“我的记忆力很差,英语单词记不住。但我的思维比较活跃,往往会萌生新的想法。”退休之后的第二年,他就买了一台386兼容机,边学习汉字输入,边撰写《认识逻辑学》。但好景不长,1996年,他被检出患上了直肠癌。

他说:“听说是癌,也想到了死。但人早晚都有那么一天,没什么好怕的。”在手术、化疗结束后,他把疾病抛在脑后,就恢复写作。他意识到,那是一门新的学科,“我的想法如果不写出来,死不瞑目。”就这样坚持写了十多年,他的大作终于收官。20087月,当他的书正在人民出版社准备出版的时候,厄运再次降临,他又患上了前列腺癌症。

有过一次经历的他,对于这次患病更没放在心上。20089月,他手捧样书,心潮澎湃,热泪盈眶。他的心愿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中国逻辑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孙中原,认为该书“是一部原创性的逻辑专著,开辟了逻辑研究的新方向。”。他希望《认识逻辑学》能成为大学文科的逻辑教材,将认识逻辑学得以普及。

近两年,他因先前手术的后遗症再次进行了两次手术,但都没有动摇他继续写文章的念头。

 

 

用电邮、玩游戏、打麻将、拍写真,人老心不老

 

谈到那张钻石婚婚纱照,张盛彬从箱子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写真集。里面全是两位老人在结婚60周年那天的亲密合影,男的帅气、女的优雅,他们的牵手和微笑比许多新人更让人感动。

“我和老伴在1950年就结婚了,养育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同甘共苦这么多年真的不容易。”张盛彬说,那时没能给她的幸福,晚年一定要遂了这个心愿。

面对眼前的新电脑,他说是与大儿子换的,桌面图片是孙女和重外甥的照片,每天一开电脑,他就能感受到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

1995年到现在,张盛彬前后换了三台台式电脑、两台笔记本电脑。“我比较喜欢新鲜事物。”他说,平时用电脑主要就是写文章、用电邮,也打打游戏。

一位广西桂林的70多岁学者谭生树,看了他的《认识逻辑学》,通过网络与他交流多年,邮件逾百。“他特别认真,每看一段发现有错别字或者用词不当等,就发邮件过来。”如今,他的电子邮箱里已经有了一千多封来信,都是读者和朋友与他交流心得体会。

到了晚上,他会玩玩电脑里的“连看看”、“空当接龙”、“推箱子”等益智游戏,有时一个星期才能过一关。“别看轻游戏,真需要动脑。” “只要心不老,身体就健康。”

 

 

记者手记:人生七十古来稀,而年近八十的张盛彬,虽老而远未朽,晚霞尚满天。记者眼前的这位老者,虽然满头鹤发,一脸沧桑,但眉目慈祥,神采奕奕。他的言语中尽显智慧、字句间紧扣逻辑。

他一生教书育人,桃李天下;钻研学术,创建新学;孜孜不倦、执著理想,收获了多个“第一”的声誉。他的人生充满了逻辑,也曾被病魔搅乱了规律,他的生活,有着独一无二的智慧,也有着平平淡淡的真情……

 

这就是张盛彬,一位老骥伏枥的老者,让人敬佩到想去亲近。